大阳城集团秦皇岛天津港现场煤订单,秦皇岛煤商

秦皇岛港库存降到三年来新低,而电煤谈判却依然胶着。4月14日,从秦皇岛港务集团获悉,秦皇岛港煤炭港存已经降至343万吨,为近三年来最低水平,比今年最高峰时的790万吨下降了56.6%。“库存的变化帮了煤炭企业一大忙。”一电力集团高层对本报表示,煤炭企业以减少煤炭进港量,保住秦皇岛港口煤炭价格,以争取在煤电谈判中获得主动。而电力企业则通过增加进口来增加谈判筹码。目前,电力企业仍坚守只上涨4%的底线,但煤炭企业仍然反对,也反对政府部门进行协调,神华集团的目标价仍为540元/吨,约比去年上涨15%。4%底线拉锯“电力方面的态度没变,对外都宣称最高可接受涨价4%的底线,但煤炭一方仍然极力反对。”华润集团一高层告诉记者。他表示,发改委已注意到目前秦皇岛库存大幅下降的情况,对电煤早日定下合同一事比较着急,但煤炭一方极力反对协调,并想借用秦皇岛港存量的变化“扛住”价格。据了解,上涨4%方案由电力一方向发改委提出,也基本得到发改委的支持。上述华润集团高层告诉记者,实际上春节后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集团就已通过协商表示可以做出一定妥协,于是向发改委提交“不涨不跌”的折衷方案。在无法得到煤炭企业认可的情况下,电力一方再次让步,同意在2008年合同价的基础上上涨4%。为何是4%?因为今年煤炭企业要求涨价的一个理由是煤炭行业增值税由原先的13%上涨到17%,大幅增加了煤炭企业的成本。所以电力企业为尽快落实合同,同意将这4%的成本承担。但这一方案与神华集团提出的540元/吨有较大距离。以神华集团为例,其2008年合同煤价为468元/吨,如果上涨4%,价格约为486元。据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一人士对本报记者介绍,神华集团供应给五大电力集团的电煤量仅约1500万吨,相比其每年超过3亿吨的产量仅占小部分,所以神华集团并不着急答应电力方面提出的方案,也反对政府出面协调。“而秦皇岛港库存的变化更是帮了煤炭一大忙。”一电力集团高层对本报表示,但他并不认同库存的下降反映了下游需求的增长。秦皇岛港素有“国民经济晴雨表”之称,同时也是国内煤炭市场的重要参照点。针对近期秦皇岛港煤炭库存的急剧变化,3月30日,以国家统计局能源统计司副司长孟合合为组长的煤炭供需市场调研组一行到秦皇岛港进行调研。据悉,此次调研主要是了解国内煤炭价格形成机制,并对当前煤炭供需形势进行分析,以期为国家制定相关的产业政策提供真实可靠的数据。对于库存减少,电力一方仍然坚持认为秦皇岛港外运量放大是“补库存”效应,是短期行为。“国际国内两个市场需求情况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国内发电量也没有明显增长。”但从数量来看,秦皇岛港库存下降的确非常明显:由2月23日的776万吨,下降到3月23日的579万吨,再到4月14日的343万吨。从数据可看出,4月份库存量比3月份下降速度更快。但意外的是,秦皇岛港务集团一工作人员4月14日却告诉记者:“4月份每天进港船只比3月份略少。”本报记者对比4月份日均外运量,发现与3月份数据基本相当,从此可见,库存剧减的原因只是煤炭进港数量减少。“山西30万吨以下矿井全部停产、大秦铁路(601006,股吧)检修、内蒙古及中煤集团正在进行安全大检查,这些因素都使进港煤大幅减少。”上述华润集团高层表示。近期,大秦线开始每天三个小时的停电检修,影响了煤炭进港量。据山西本地一燃料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大秦线的检修严重影响了大同、朔州地区的煤炭外运,当地煤矿库存增加,价格下行压力加大。“另一因素是煤炭厂商不愿卖煤,包括同煤集团在内的煤炭供应商都基本不往秦皇岛运煤了,主要是觉得价格太低。”煤炭中间商秦皇岛八达集团副总经理张卫东也告诉本报,目前秦皇岛港比正常库存650万吨低近300万吨,已接近秦皇岛港煤炭周转的下限。4月14日,本报从秦皇岛港得到的最新数据显示,4月份该港日均出港煤炭为62..7万吨,而日均卸车量仅为5970车,车载规模包括80吨和70吨两种,如果取平均值计算,秦皇岛港日均进港量约为44.775万吨,即使取最高值,也仅为47.76万吨,比出港量少近15万吨。巨头继续博弈针对库存量大幅下降情况,有消息指出,神华集团和大同集团已停止了港口现货煤的销售,神华集团相关负责人不愿对此事做出回应。而大唐集团一高层却告诉记者:“目前情况是对于没有合同的客户限发或不发煤。”他认为“煤炭企业想借此将秦皇岛港煤炭价格搞上去”。这一“目的”在价格上已有显现。据了解,本周秦皇岛港煤炭价格已经告别连续7周不涨不跌的沉寂,无论是优质煤,还是劣质煤都出现普涨局面,每吨上涨5元—15元之间,涨幅在1.7%—4.1%不等。不过,秦皇岛燃料市场公司副总经理李学刚告诉记者,并不是所有现货煤都不卖,而仅是不卖给中间商,目的在于保电煤供应。在产煤地,中间商购煤的难度也在加大。张卫东告诉记者,八达集团能保持正常的量,是因为采购渠道多,很多大经销商都嫌价格低不愿出售。这些都被认为是煤炭企业“扛住”秦皇岛港煤价的筹码。另一方面,由于谈判依然胶着,且秦皇岛港供需出现有利于煤炭一方的苗头,有媒体报道,神华集团已经联合同煤集团要求电力企业将预付款提升至540-560元/吨。这一价格也是今年神华提出的目标价格。此前,由于重点合同没有落实,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只发货,不结算,但要求支付一定的预付款。上述华润高层告诉记者,实际上,神华和同煤从今年初开始就已经要求电力企业预付款项需达到其指定价格,且需付全款。中煤集团一高层也对本报记者表示,电力企业需预付高出煤炭企业目标价格,才可以发货。但电力企业并不愿意这样做,包括五大电力集团和华润集团在内,基本都只预付一部分。据了解,五大电力预付款大概在70%-80%,折算下来也就是与去年合同价相当。以与五大电力集团联盟的华润集团为例,拉1万吨煤,基本只付8000-9000吨的款,且价格是按去年价格预付的,与煤炭集团要求的价格有一定差距。尽管神华与同煤已提出提高预付款的计划,但本报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是,该计划在华润集团及五大电力集团中并没有执行。另外,对于有媒体报道神华集团退还了五大电力集团电煤预付款一事,上述大唐集团高层进行了否认,而另一当事方神华集团却不愿作出回应。在双方博弈不断升级中,电企则以“海外购煤”施压煤炭企业,以增加谈判筹码。浙能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浙能集团近期又与澳大利亚签订了电煤进口合同,合同量达到100万吨,价格折合人民币仅为510元/吨,比从秦皇岛港买煤低近70元。但是,随着夏季用电高峰的临近,一些电力企业已经陆续签署了购煤合同,“目前已签合同量达到了600多万吨,这还不包括粤电集团已经签约的合同量。”上述华润集团高层告诉记者,“而五大电力集团加上华润集团在谈的未签约量仅有800万—1000万吨”。尽管国务院研究室协调电煤的方案尚未出台,国家发改委也没有最终表态。但业内人士认为,由于秦皇岛港库存急剧下降,发改委加大协调的力度有可能加大。“目前的关键在于煤炭一方的妥协,电力基本不可能再让步了,再让步五大电力集团下属的所有A股上市公司就会因连亏而ST了。”上述华润集团高层表示。但也有消息指出,电力方面对电煤只涨4%的初衷所抱希望已不大。中国煤炭运销协会一专家对本报表示,电力一方以是否亏损来要求煤价不上涨,这是站不住脚的,一切应由市场来决定。重点合同煤的价格目前仍低于市场价格,所以煤炭企业需要通过逐年上涨的方式来解决重点合同煤与市场煤之间的价格接轨问题。

库存缓慢上扬,煤公司失去需求方,进港的船寥寥
寒潮今又来。2009年2月18日,一场大雪降落在秦皇岛港。煤电的拉锯战依旧死水微澜。苏国军决定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想从下周开始到南方的广东、浙江和江苏等地去看一看玻璃厂、瓷砖厂对块煤的需求情况。”苏国军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走出秦皇岛火车站的旅客都能看到一块写有”八达煤炭”的显眼广告牌。苏国军是八达煤炭有限公司经理。快人快语的他说,既然粉沫煤生意不行了,就得想点别的道道了。尽管每吨块煤的利润只有8-10元,但总比做粉沫煤生意亏钱好一点。
让苏国军另寻他路的原因是,作为秦皇岛知名经销商的八达煤炭从去年10月到现在已经有四个月没有从港口发过煤了。”我认识的煤炭经销商和八达情况差不多。”苏国军说。
远远望去,两艘货船正在慢慢驶入秦皇岛港七分公司的煤炭码头。在港口内,还停靠着几艘货船等待进入码头装煤。出租司机告诉记者,货船数量较以前少了。
秦皇岛港发热量5500大卡的电煤价格已下跌至550元/吨,而两周前,这一价格还在600元/吨以上。2月19日,秦皇岛港的煤炭场存量(内贸库存和外贸库存合计)达755万吨的合理场存上限。
雪花飞舞。观望气氛弥漫在秦皇岛煤港。 煤炭交易市场较冷清
2月17日,记者来到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交易大厅里气氛比较冷清。”在交易市场进行交易的煤炭都属于市场煤。”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市场业务部经理王凯告诉记者。
秦皇岛港内的煤炭分为两种,一种是国有大中型煤矿每年按照国家的指令,提供给各个大型发电厂的电煤,这部分煤炭叫做计划内用煤,其价格是由国家确定的,一般低于市场价;另一种是由煤炭销售的中间商买来后堆积在港口内,再卖给需要煤炭的厂矿企业,这部分煤炭通常叫做市场煤,其价格由市场交易形成。
“2007年,秦皇岛港共完成煤炭外运2.14亿吨,据不完全统计,其中市场煤的比例至少有8000万吨。2008年的市场煤交易总量还不太好统计(有些市场煤不在交易市场交易)。现在交易萎缩,掉得比较厉害。”
位于海运煤炭交易市场附近的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2月17日给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11月、12月和2009年1月港口煤炭的吞吐量(下水出港量)分别为1263万吨、1399万吨和1438万吨。
记者从另外可靠渠道得到的2月份数据是,截止到2月15日,秦皇岛港煤炭吞吐量为628万吨。
“去年,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秦皇岛港每个月的吞吐量曾高达1900-2000万吨。”王凯说。
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没有透露秦皇岛港场存煤炭的最新数据。记者从可靠渠道获知,截止到2月14日,秦皇岛港场存煤炭的数量是752.6万吨。
据王凯介绍,下水出港的煤炭主要运往沿海各省。也有到东北地区的。如大连、营口、丹东等地,北方地区运量大概占到5%-10%。
从秦皇岛港出港的煤炭,电厂用煤占了75%-80%。除了电厂用煤外,其他用于石化、钢铁、水泥、印染、纺织、陶瓷、造纸等行业。据了解,中石化下属的上海石化刚刚签了全年300多万吨的煤炭合同;宝钢也签了几百万吨煤炭的购买合同。”其他一些中小钢铁企业大都在市场采购。”王凯说。
从秦皇岛港购煤的企业中,有水泥行业的海螺水泥,造纸行业的玖龙纸业、金光纸业等,以及纺织行业的江苏阳光等。
“每吨煤要赔五六十”
煤炭经销几乎处于停顿状态的八达煤炭和其他经销商一样面临着不能做的亏本买卖。苏国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从山西的煤矿购买的煤炭成本价为每吨220-230元;将煤从煤矿运到公司煤站的短途运输费用为每吨60-70元;从煤站到秦皇岛港,其间每吨煤要缴纳铁路运输费每吨100元、能源基金等每吨28元;进入秦皇岛港的港口费(卸车费)为每吨18.5元,此外,还包括各种杂费几十元。综合下来,公司购进煤炭的成本为每吨520-530元每吨,而公司卖给电厂的每吨煤(以5000大卡煤炭为例)价格为465元。算下来,每吨煤要赔约50-60元。
八达煤炭的下游客户中水泥厂占了60%,电厂占20%,各地经销商占20%。
“从去年9月份以后,大部分水泥厂客户都处于停产或半停产状态。各电厂现在正检修机组,有的半数机组在检修。由此导致的需求急剧减少。”苏国军说,”按照惯例,往年这个时间电厂也要检修机组,关键是社会电力需求减少,电厂对煤炭的需求必然减少。”
苏国军透露,一些水泥厂开始实行”配煤”的策略–减少从秦皇岛港买煤的数量,而开始辅之以在当地采购煤炭。
从煤炭运价的变化也可以看到煤炭需求减少的趋势。目前,从秦皇岛港到广州,每吨煤的海运价格为40多元,而高峰期价格为180多元;从秦皇岛港到上海,每吨煤的海运价格为20多元,高峰期价格为156元。
目前,秦皇岛港5500大卡的煤炭价格为每吨550元左右;5000大卡的煤炭价格为每吨465元左右。
去年11月煤炭压港高峰期曾达850万吨(内贸库存)以上高位。春节前,秦皇岛港的场存煤炭曾一度下降到460-470万吨(内贸库存)。”节前客户都有储存些煤炭以备需要之用的习惯。”苏国军说,”那时可以看到,进港装煤的船只也比较多。”
趁今年春节前煤炭价格的短暂反弹机会,八达煤炭清空了所有煤炭存货。”与进货时的高价相比,赔了很多。但也只能这样做了。”苏国军说。据介绍,赔钱的煤炭经销商不在少数。
煤电拉锯:”2-19只有一条船”
对于今年春节前煤炭需求一度走强,王凯的解释是,电厂希望能多储备些煤炭,以在来年与煤炭企业的谈判中具备更大的优势。
出于自身经营的考虑,发电企业要求降低煤炭采购价格,煤炭企业不接受。目前的现实是,国内五大电力集团仍未就2009年电煤价格与煤炭企业达成一致。有消息称,五大集团正在酝酿从海外购煤。也有消息称,有个别电煤合同已经签署。
这给国内煤炭企业带来不小压力。这种形势也对秦皇岛港煤炭价格形成冲击。业内人士预计,如此僵局持续,煤炭价格还有走低可能。
如上文所述,按一般匡算,从秦皇

“我想从下周开始到南方的广东、浙江和江苏等地去看一看玻璃厂、瓷砖厂对块煤的需求情况。”苏国军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在没有和煤炭企业签署煤炭合同的情况下,华能国际电力燃料有限责任公司的这些煤炭是从哪里购买的呢?对于这个问题,谭文联的解释是:公司主要是从一些正常渠道购买的。
事实上,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态势下,在电煤合同签署之前,有的煤炭企业和一些电力企业老用户仍然保持着正常的煤炭购销业务。这是记者在天津港采访过程中了解到的情况。
2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天津港南疆港区的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煤炭堆场。被白雪覆盖的煤堆看上去象一座座小山。几台大型机械正在煤堆间作业。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机械是在做”倒堆”工作。在临近海边的一侧,一些用来装船的大型机械处于停工状态。
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尽管集团和一些电力企业用户还没有签署电煤合同,但公司仍然在按照”协议价格”给这些”老用户”供应煤炭。这位人士没有透露具体的”协议价格”。
这位人士称,2008年11月、12月和2009年1月,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码头的出港煤炭量基本都在150万吨左右,总体较为平稳。
据了解,神华在天津港南疆港区有两个煤炭堆放场地。除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的自有煤炭码头堆场外,还在天津港的煤炭堆场有煤炭堆放。神华煤炭运销公司天津办事处的一位人士透露,上述两个神华煤炭堆放场地的出港煤炭量比例大约为2:1。
由上述比例可以大概推知,神华在2008年11月、12月以及2009年1月从天津港出港的煤炭总量分别为220万吨左右。
“2月19日一天,仅有一条船进港装煤。近来一般每天有2到3条船进港装煤。”
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的上述人士透露。 3月底可能恢复
接受采访的人士都认为,电力等需求不旺是导致目前煤炭市场萎靡的主要原因。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统计数据,2009年1月,全国规模以上电厂发电量为2476.37亿千瓦时,同比下降12.30%;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下滑12.88%,其中广东、浙江等东部发达省份的用电量同比下滑两成以上。
大多数人都把今年”两会”后看成煤炭市场走出低迷的起始点。
“目前,电厂的去存货过程还在进行,估计’两会’后政府会拿出具体的解决方案。”王凯说,”将来政府可能要介入,仅靠煤电双方衔接谈判很困难,双方都有各自的困难之处。”
苏国军认为,国家4万亿的投资刺激经济计划相当及时。但现在这种旨在扩大内需的政策效果还没有显现出来。他预计,到今年3月底,市场可能开始恢复,到今年8、9月份,4万亿的投资拉动效果可能就”顶点儿事了”。
“若想生意能做成,各个环节都应该’落价’,同时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杂费。”苏国军说。他向记者表示,目前煤炭企业的利润太高,最终导致后续环节不断抬高煤价。关键要整治煤矿。
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的人士认为,随着拉动内需政策的实施,企业复工率的增加,对电力的需求也会上升。同时随着夏季的到来,居民用电也会上升。彼时煤炭市场将逐步回暖。
业内人士判断,随着冬季用煤高峰的过去,电煤价格可能进一步下滑,处于僵局的煤电企业之间的谈判有可能在今年3月份后出结果。

远远望去,两艘货船正在慢慢驶入秦皇岛港七分公司的煤炭码头。在港口内,还停靠着几艘货船等待进入码头装煤。出租司机告诉记者,货船数量较以前少了。

岛港出港的煤炭,电厂用煤占了75%-80%。而五大电力集团的电煤消费量又占据了其中的50%以上。
如此大的需求不可能因为与煤炭企业的谈判尚未达成一致而完全中断煤炭的购买,尽管这些电力企业都有一定煤炭库存。
记者看到,在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大门口的公告牌上贴着一张”重点用户名单”。名单中的20个单位都是国内知名电力企业,五大发电集团赫然位列其中。交易市场的人员没有透露这张名单张贴的具体日期,但从其纸张颜色略显发黄来估计,时间可能在一个月以上。这说明,包括五大发电集团在内的电力企业在无法和煤炭企业达成一致,从这些煤炭企业获得”计划煤”的情况下,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已经开始在市场上购买”市场煤”了。
“这些发电企业从市场上购进市场煤的量不大。”王凯说。
谭文联是华能国际电力燃料有限责任公司副经理,承担着华能公司从南到北一十三个电厂大部分电煤的购买和运输任务。华能电力是中国最大的上市发电公司之一,是秦皇岛港的运煤大户。
谭文联告诉记者,现在公司每天从秦皇岛港运出的煤炭数量在9万吨左右;而高峰时曾达到15万吨。过去一般平均日运出量也在12元-13万吨。

走出秦皇岛火车站的旅客都能看到一块写有”八达煤炭”的显眼广告牌。苏国军是八达煤炭有限公司经理。快人快语的他说,既然粉沫煤生意不行了,就得想点别的道道了。尽管每吨块煤的利润只有8-10元,但总比做粉沫煤生意亏钱好一点。

“2007年,秦皇岛港共完成煤炭外运2.14亿吨,据不完全统计,其中市场煤的比例至少有8000万吨。2008年的市场煤交易总量还不太好统计(有些市场煤不在交易市场交易)。现在交易萎缩,掉得比较厉害。”

2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位于天津港南疆港区的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煤炭堆场。被白雪覆盖的煤堆看上去象一座座小山。几台大型机械正在煤堆间作业。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机械是在做”倒堆”工作。在临近海边的一侧,一些用来装船的大型机械处于停工状态。

神华天津煤炭码头有限公司的人士认为,随着拉动内需政策的实施,企业复工率的增加,对电力的需求也会上升。同时随着夏季的到来,居民用电也会上升。彼时煤炭市场将逐步回暖。

苏国军透露,一些水泥厂开始实行”配煤”的策略——减少从秦皇岛港买煤的数量,而开始辅之以在当地采购煤炭。

对于今年春节前煤炭需求一度走强,王凯的解释是,电厂希望能多储备些煤炭,以在来年与煤炭企业的谈判中具备更大的优势。

八达煤炭的下游客户中水泥厂占了60%,电厂占20%,各地经销商占20%。

雪花飞舞。观望气氛弥漫在秦皇岛煤港。

煤炭经销几乎处于停顿状态的八达煤炭和其他经销商一样面临着不能做的亏本买卖。苏国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3月底可能恢复

“这些发电企业从市场上购进市场煤的量不大。”王凯说。

位于海运煤炭交易市场附近的秦皇岛港股份有限公司2月17日给本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08年11月、12月和2009年1月港口煤炭的吞吐量(下水出港量)分别为1263万吨、1399万吨和1438万吨。

记者看到,在秦皇岛海运煤炭交易市场大门口的公告牌上贴着一张”重点用户名单”。名单中的20个单位都是国内知名电力企业,五大发电集团赫然位列其中。交易市场的人员没有透露这张名单张贴的具体日期,但从其纸张颜色略显发黄来估计,时间可能在一个月以上。这说明,包括五大发电集团在内的电力企业在无法和煤炭企业达成一致,从这些煤炭企业获得”计划煤”的情况下,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已经开始在市场上购买”市场煤”了。

事实上,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的态势下,在电煤合同签署之前,有的煤炭企业和一些电力企业老用户仍然保持着正常的煤炭购销业务。这是记者在天津港采访过程中了解到的情况。

煤电拉锯:“2·19只有一条船”

去年11月煤炭压港高峰期曾达850万吨(内贸库存)以上高位。春节前,秦皇岛港的场存煤炭曾一度下降到460-470万吨(内贸库存)。”节前客户都有储存些煤炭以备需要之用的习惯。”苏国军说,”那时可以看到,进港装煤的船只也比较多。”

“去年,在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秦皇岛港每个月的吞吐量曾高达1900-2000万吨。”王凯说。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